每个人都有出轨的想法,只是有人有条件出轨,有人没有而已。而且一旦发生了这种事情,女性总是比男性更容易找到解释原因,更容易接受现实。就像有句话说的,生活像,既然没有能力反抗,那还不如倾心享受。

  所以此刻在李曼妮心中,虽然还是有些的羞涩,但是在想想自己现在却是得到从未有过的男欢女爱的最高享受之后,就完全释开了自己的内心,专心地享受着这难以言表的身心皆畅的快感美妙。

  不仅仅女人是靠男人征服世界,男人也是可以靠女人来征服世界的,当然前提是你足够强悍,能够让女人伏跨称臣。

  相对于死了丈夫的李曼妮来说,心里就没有这种压力,毕竟丈夫已经离去,早已接受了现实,身体上的久旷是长期压抑的结果,一旦找到宣泄的缺口,无论男女,都会一发不可收拾。

  有人说,有什么意思,女人还不是一样,两个咪咪一个洞洞,话是这么说,是广义范围,其实没有一个女人是相同的,因为人本来就不同,所以,女人的也是千差万别的,有胖的,瘦的,有的女人长的娇小玲珑,可是却很宽,有的女人长的丰满或者说肥胖,可下面的却娇小玲珑,有的女人浅浅的,男人的很容易就能碰到;有的女人很深,就像无底洞,男人的玩意不够长,绝对够不到底;有的女人肥厚,隆起如包子;有的女人很薄,;有的女人干脆就没有,就是一条细细的缝;有的女人红润粉红;有的女人乌黑丑陋;有的女人强,;有的女人弱;再说女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对生理的需求是不一样的,生育过的女人需求旺盛;十几岁的小姑娘对这种事可有可无,并不在意;没生育过的女人周正,凸现,颜色浅红,而生育过的女人外翻,扁平,颜色黑红。

  我慢慢拔出插在李曼妮的大,把李教练拉了起来,我们也不用语言交流,身体的交流就足够了,其实男女之间真正疯狂起来,融入其中,语言能起到提升兴趣的作用,尤其是声浪语,更会使男女双方的快感倍增,我坐在这座上,李曼妮自然知道我要采用什么姿势,所以很自然的分开双腿,双手抱住我的脖子,然后我扶住大,对准李曼妮的缝,李曼妮的下沉,我们就融为了一体。

  李曼妮的,之后的粉红色,挺立在一圈圈的之上,再加上地点,对像的不同,带来了一种格外刺激的诱惑。

  李曼妮翘臀开始起落。缝内部的也紧紧地咬住我的大,不住的蠕动,吸吮。坡来的的呼吸声重新又变得媚人,粗重。小巧的红唇微微轻启,一阵阵声浪语从娇艳的红唇中吐出。

  鼻子翕动之际,缕缕微香冲溢而出。肌肤紧贴处,阵阵糜的水流冲激声,肌肉相拍声,不绝于耳,要不是此地是荒郊野外,没有人烟,早就被人围观了。

  “教练,你不错,很会玩呀”我终于打破沉默,取笑曼妮。

  “不许说话”李曼妮沉浸在快乐中,身子不停摇晃,上下起落,根本不理我。

  一头乌黑柔亮顺滑的长发,随着曼妮娇躯的摆动而甩来甩去。臻首轻摇,表示着曼妮已经被欲火燃烧得放下了的道德,一心一意地享受着这糜至极,糜乱不堪的偷情般的快感。

  没有了心神的包袱,曼妮表现得比之刚才更是激烈无比。长发轻甩,狂扭,不时地与我的巨物相触,寻找着二人紧密相接的最为充实的结合点。红艳的小嘴一直微张,阵阵语不时地传出。两只裸露出来的丰满硕大的白兔,随着曼妮身子的摇摆而颤动,带动着峰顶的两颗红红的樱桃就像是雪地里的红精灵,不时摇动着跳着炫人之舞。

  我也是越来越感到心头的兴奋,熟妇一放开来,总是比少女多一些狂浪,多一些疯狂。熟妇因为比之少女又多了如何侍候男人的技巧,所以男人会享受到更多的快乐。

  我两手捏弄着李曼妮胸前的两团高耸的粉肉,感受着温润滑腻的触感,加上李曼妮的激情迎合,我心头的火焰越来越猛,刚刚平息不久的火焰如干草遇到了明火,火借草势,草借火威,狠狠地冲刺起来。

  李曼妮得到了我迅猛进攻的信号,嘴中呻吟越来越大,也越来起激亢,越来越诱惑。柔软的娇躯随着我的动作激情迎合,不时地摆动。娇躯抛上落下,重重地撞在我的大之上,时时地碰触在通道最里面的软肉之上,李曼妮发出了一声声高亢的呻吟。随之两只白嫩的皓臂摆动,紧紧地搂住我。

  我的手也紧搂着她翘美丰臀,用力的冲刺顶撞她的,粗壮的大不停在曼妮的洞中快速的进出,大刮着她的壁,肉与肉的厮磨,像抽水机似的将里面中涌出的液抽了出来,亮晶晶的液顺着股沟流水般滴落在我的小腿上。强烈的刺激使得李曼妮形同疯狂,紧抱着我的脖子,狂野的迎合着我的,黑暗中,李曼妮在尽力的控制自己不叫出声音来。

  如此的紧密旋磨可能是李曼妮过去与丈夫不曾享受过的快感,李曼妮被插得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闭、的结合更深,红涨的不停在里探索冲刺,碰触产生更强烈的快感,李曼妮抛动,我深进深出、用力的撞击李曼妮的,李曼妮痛苦的表情带着激情、兴奋,身体上下震摇,汽车也随着我们的疯狂震动,我逐渐加大动作,臀部向上用力,大朝李曼妮身体最深处,明显感觉到李曼妮的在阵阵收缩,几乎要夹断我的感觉,我享受着这种无与伦比的快感。在我越来越猛烈地进攻下,李曼妮因为刚才已经发泄了一次,敏感地带再次遇上我的大来袭,短短的几百下间,李曼妮就发出了尖叫声,娇躯摇摆颤抖,两条修长的大腿猛地伸直,纤腰朝后弯曲,头发四处飞扬,双眸半闭之间,红唇之中,细细地娇喘声阵阵而来。幽谷通道内,一阵阵温润的热水汹涌而出。

  车内空间太狭小,严重影响到我的发挥,我让李曼妮穿上鞋子,我们两个裸的走到车外

  我让李曼妮双手扶着车门,高高撅起,我从后面一捅而入,粗长的大深深的扎进李曼妮的体内,巨大的冲击力使与相撞击,发出啪的声响,久久回荡在夜空中,李曼妮腰部猛然下沉,这一下子冲击太猛,直接穿透了。

  呃——!李曼妮的喉咙像是被东西卡住,双腿打颤,差点没站稳。

  “轻点——”李曼妮惜字如金,也忍不住说出了两个字。

  夜晚万籁俱寂,周围黑乎乎的,只有两个的身体镶贴在一起,李曼妮的黑体雪白,在夜色中就像一道白色的影子,我双手卡住李曼妮的细腰,不用曼妮往后臀部,自然拉动她的,曼妮的大就不停得和我的相撞,——,嗤嗤嗤嗤——,在夜晚听得格外清晰,李曼妮咬住嘴唇,细腰下塌,接受我猛烈地冲击,我的粗长,自然轻松的能够到达曼妮的最深处。而李曼妮的也会不时的生出一股吸力,紧紧吸吮着入侵的,肉璧里层层叠叠的摺缝,混着不停分泌的滑腻花蜜全无空隙的挤压研磨着入侵的庞然大物,这无比舒爽酣快的感觉,让我忍不住的挺腰摆臀,前前后后狂暴的狠插起来,我的庞然大物就像冲锋陷阵的战士一样,勇猛剽悍,毫不留情。

  李曼妮虽然还感到痛楚,但她终究已是结过婚生育过得,我狂野粗鲁的动作却也引发她无比的快感,却让她忍不住娇喘吁吁,嘤咛声声,高声呻吟起来,我火热粗壮的庞然大物在我凶狠的大力下,每一次都全力撞击到李曼妮敏感细致的,上凸起的肉菱,随着的动作,不断在李曼妮柔嫩的幽谷甬道内壁刮弄着。那种酥麻酸痒又无比欢畅的感觉,让李曼妮禁不住的放浪唱起来,梦幻般的快感就如排山倒海般袭来,那种无与比的舒爽感,使得李曼妮忍不住的将白嫩丰腴的美臀,配合着我奋力的猛送,疯狂的向后挺耸着。

  就在这轿车之外,我和寡妇李曼妮拚命的着。我那根炙热的庞然大物毫不停歇的在李曼妮的里进进出出的,直捣的李曼妮花蜜一阵一阵的往外流,流的到处都是。

  “咕唧……咕唧……”一时间花蜜飞溅,浪声四起,“啊……不行了……”

  没得一刻,李曼妮已经丢盔弃甲,泣不成声了,我心中涌起强烈的征服感,双手抓住李曼妮坚挺晃动的,得更加卖力。

  “嗯……泄了……啊……”

  李曼妮光滑莹白的娇躯剧烈抽搐,一股浓浓的向后喷洒而出,内涌出一股暖流,奔腾到四肢百骸,达到了前所未有的。

  我抱起李曼妮,把她放在后车座上,而大仍旧停留在她的,拍拍她的,让她爬在车座上,我也跟着上了车座,

  尚未从高峰中滑落,李曼妮感到意识尚有些模糊,只能任我摆布。李曼妮如绵羊般顺从地伏在座椅上,正感到上有些凉意,火热的庞然大物已从后面抵上了,随后她的身子被撞得向前一倾,“滋……”的一声,一整根巨型庞然大物全部贯入成熟的内,“啊……”强烈的感让她忍不住娇呼。

  “……”我双手紧抓李曼妮丰满的,腹部不断撞击她肥白而富有弹性的,开始了又一轮的,庞然大物每次都是整根抽出,再整根,让李曼妮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纵深感觉。

  “啊……嗯……”

  李曼妮美目迷离,秀发散乱,成熟雪白的随着有节奏地颤动。

  我的身体紧紧贴着她的,不断耸动,口中忍不住道:“美人儿,好姐姐,你的真是太妙了,和你干真是舒服。”

  李曼妮此刻已完全沉醉之中,暂时忘记了一切,承受着酣畅淋漓的,的快感让她肥白的禁不住前后耸动,迎合着林天龙的活动,发出“”的撞击声。

  “啊……不行了啊……又来了啊……泄了啊……”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随着“噗哧……噗哧……”的声,李曼妮头向后仰,秀发飞扬,娇躯禁不住悸动,再次达到了顶峰,一泄如注,从两个人的地方汩汩冒出,顺着洁白如玉的大腿流下,滴到座椅上。

  脸若桃花红似粉荷,糜的春火之间,李曼妮渐渐地迷失了自己,迷失了自己的心。就像在大海上航行的小船,不时地随着我的动作而摇头,甩发,浪语声声声糜乱,白嫩的臀部散发着耀目的光彩,幽谷通道之中,我的巨物抽动之间,阵阵浪的水声冲溢在的耳中。

  水借人势,人闻水声,我高挺的欲火再也不能够松驰下来。狠狠地按住李曼妮不时摆动的纤腰,嘴中呼呼喘气,大腿却是猛猛地有力,次次直达幽谷通道的最里处,碰触到内里那一团小小的软肉。

  每当碰触到内里的软肉,李曼妮就发出了一声如泣似哭的哀婉呻吟之声。

  随着我动作越来越快,二人之间的肉搏战也到达了白热化阶段,“咕咕唧唧”的水声,的肌肤相撞声不绝于耳。落在我耳中,就好像是吹响了战斗的号角一般,高挺的巨物,每次都狠狠地撞击着,冲刺着,开拓着。

  车内春意潺潺。过了好久,李曼妮已经不知道被送上了第几次的巅峰,总之是红艳小嘴中的呻吟慢慢地越来越没有了力气,如泣如诉,我也感到了李曼妮幽谷之中强烈的吸力,在李曼妮再一次的温水冲刷之下,我猛地挺直了腰杆,背脊上一阵酥麻的快感袭上心头,再也忍不住内心的火热激情,火热地爆发出来。

  一股股热热的岩浆直入幽谷通道内部的软肉,李曼妮只感觉到一阵热气从冲上全身,浑身的骨头好像被高温融化了一般,嘴中一声高亢媚入骨的呻吟之后,整个人都软软地瘫在了车座位上。

  停顿了好久,我抚摸着李曼妮充满了香汗的上躯,几次喷发过后,我这才感觉到内心的慢慢地沽减弱了不少,没有初时的那份冲动和干劲。手玩弄着李曼妮娇软的肌肤,听着李曼妮慢慢地娇喘,嘴角露出了一声笑意。

  “怎样,还能要吗教练?”

  我戏谑地说道。

  “我,真的不行了!你,不是人!”

  李曼妮软得再也没有了一丝力气,三次的发泄,却让李曼妮享受到了从来没有以后却会经常有的欢快至极的畅美感受。即使以李曼妮经常是锻炼的体质,仍然顶不住我高挺强烈的征伐。

  “呵呵,教练刚才可是荡的紧啊!夹得我都好紧!”

  我坏笑着将手伸到二人犹自紧连着的,挑起了一抹香津泉水,轻轻地在鼻前一闻,说出了让李曼妮面红耳赤,羞涩不堪的话语:“嗯,真是香甜滑腻无比啊!没想到,教练竟然有如此好的体质,能够产出这样优美的蜜汁!”

  “大坏蛋,小色狼,你真是坏透了!人家再也不理你了!”

  我竟然抹着李曼妮流出来的向她炫耀,天啦!这是多么糜的一幕!

  一根小指上,一缕粘粘的乳白色的丝线缠绕在手指头上,而我却用嘴轻吮了一口。

  “别!不要,那太脏了!”

  看着我将自己的蜜水全部舔食干净,李曼妮心中既是觉得难堪又是有丝丝感动涌上心头。大凡男人,总是认为舔食女性的是一种低微的行为,所以并没有几个男人真正的愿意去替女性服务。眼见着我丝毫不顾这些清水是从幽谷通道中涌出的,一丝一滴地舔了个干干净净,李曼妮觉得感动无比。

  “嗯,一点都不脏,好香的!”

  我笑着说道。

  “教练,吐出来你那甜美滑腻的香舌吧。”

  我搂着李曼妮羊脂白玉的胴体坏笑道。

  “恩。”

  李曼妮羞赧地微微吐出丁香舌尖,却被我一口含住,然后将她那甜美滑腻的香舌整个地吸了过来湿吻吮吸纠缠起来。李曼妮嘤咛一声,在我的怀里再度浑身酥软,不能自已,情不自禁地吞咽着我渡过来的口水和唾液,娇喘吁吁情难自已。( 都市小子猎艳实录(都市小子采花实录) xcxsmi/2/2641/ 移动版阅读m.xcxsmi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都市小子猎艳实录(都市小子采花实录),都市小子猎艳实录(都市小子采花实录)最新章节,都市小子猎艳实录(都市小子采花实录) 乡村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09-2019 好书网